首页 > 时空穿越

他离开我的第n天(乔珩沈司意)热读小说

此人很低调 时空穿越 2021-01-26
  • 他离开我的第n天小说完本免费阅读-他离开我的第n天(乔珩沈司意)完结版全集完本阅读
    他离开我的第n天小说完本免费阅读-他离开我的第n天(乔珩沈司意)完结版全集完本阅读

    点击红色链接阅读更多内容

    更多精彩内容>>

乔珩沈司意小说————他离开我的第n天完本完整版阅读推荐给大家,此书是作家麻辣鱼鳞所著,讲述了脑子打结攻vs偏执冷酷受——后来,乔珩明白,有些人离开的时候,从未想过回头曾经沈司意问,若是以后我不

乔珩沈司意小说简介

“终于来了!”
“乔少爷来了!”
乔珩在中心位置落座,熟稔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:“飞机晚点。”
余***利笑嘻嘻的又给续上:“先罚三杯。”
旁边人跟着起哄。

他离开我的第n天完本阅读

乔珩也不恼,倒一杯喝一杯。
酒吧的灯永远像坏了一样,苟延残喘的洒下一点光,可打在这个专心罚酒的男人脸上,竟意外的契合。
灯光忽隐忽现,男人的神情也是晦暗不清,平添一份神秘的禁欲。
英俊的面容在昏暗光线里突出重围,吸引了不少目光。
“这位帅哥,喝一杯?”
乔珩淡淡扫过去一眼。
围观人群同时噤声。
艳光四射的大***微微吃惊,这个男人气场好强,眉目浓烈棱角分明,一身休闲装也遮不住那股寒光四射的锐利。
转念一想,来都来了,她可见多了富***富三代,脱了衣服都一样,这个男人英俊成这样,简直是个极品。
她风情万种的撩了下卷发,又道:“我今天一个人来的,帅哥你……”
“这位***,来来来。”余***利不动声色的把人推到另一边,“***尽管喝,今天我请客。”
余***利组的场,来的人跟乔珩都不算特别熟,事先也都不知道乔珩会来,嘻嘻哈哈热闹一番,各自散开寻找更***的乐子。
没多久,余***利返回,口干舌燥的灌酒。
“哎,你不知道,老头子最近管的我可严,要不说你今天回国找我喝酒,他也不肯放我出来。”
继续灌。
乔珩也懒得劝——反正不会听的。
认识十几年,谁不知道谁。
在国外连轴转一个多月,脑子快被工作钝化了,这会见到兄弟还是这副傻***,他觉得轻松。
挺好。
“听说这里来了几个男孩,很不错,真不看看?”
“不了。”
余***利半开玩笑似的:“你真当和尚?还是屋里有人藏着呢?”
乔珩:“都不是。”
他不爱说话,余***利也不管,自己***叨***个不停,从商场趣闻到娱乐圈明星八卦,什么都能哔哔几句。
余***利:“对了,最近沈家要跟周家联姻,听说就快订婚了。”
乔珩顿了顿:“沈家老二这招不错。”
“是啊,偏偏长的好,听说周家千金就看上他了,非要嫁给他,有了周家帮忙他就轻松多了,老头子看在周家面子上也不会……”余***利忽然觉得不对,“你怎么知道是老二?”
乔珩微微扯起嘴角。
他当然知道——没人比他更知道了。
余***利没得到***也不气馁,继续叨***自己的:“沈家老大很厉害,据说……哎哎哎,你看!”
他推了乔珩一把,挺兴奋的样子。
乔珩:“什么事?”
“嘿,要不然老祖宗说不能背后议论人呢,说曹***曹***就到了,那不就是沈家老大!”余***利像捡到了一个亿,“他也来这种地方玩啊?”
一连串字蹦出来还没落地,乔珩的视线已经顺着望了过去。
是一个男人。
面容清隽俊朗,说不上哪个部位好看,组合起来却是恰到好处,无不妥帖。
风衣里的白衬衫将他的腰收成细窄的一段,修长的***包裹在休闲长裤里,前后交替的踩着音乐节奏,将所有***隐晦的打量抛在身后。
这人跟酒吧暧昧的氛围格格不入,可是相当惹眼。
沈司意找了个位置落座,对面闪过一个身影:“沈总,好巧啊!”
挺欢脱的声音,人也是认识的。
沈司意只得重新起身:“余少爷也来放松。”
“是啊,跟兄弟一道。”只是那兄弟不给面子,不肯来打招呼,“就是……”
沈司意微微一笑:“我在等朋友。”
话已至此,余***利也不好留下,他和沈司意本也不过点头之交,过来打招呼不过是想着沈司意能力出众,也许能跟乔珩合作一下,结果乔珩在那入定,他一个人跑来。
没意思透了,哼。
酒过三巡,该聊的也聊了,众人分道扬镳。
乔珩觉得以后还是少来这种地方,太吵,***得人头晕脑胀。
他没喊司机,绕了半个圈到另一个路口。
黑色的奔驰,不是多豪华的车,几乎被黑夜吞噬。
他直接上了副驾驶。
车子稳稳滑入夜色,起先缓慢,然后加速,又加速,最后压在了限速线上。
乔珩闭着眼调整脑神经。
常年忙于工作,又刚从地球另一端飞回,时差乱的一塌糊涂,方才又喝了不少酒,提不起精神来想别的。
一路安静的到了地方。
位于城市中心的高级公寓,寸土寸金,物业安保完备,是乔珩众多***中距离公司最近,也是他最常住的。
只是一个月,屋子里当然不会有什么变化,乔珩换了鞋,路过中岛台,瞥见一样东西,就站住了。
走在前面的人一言不发,抢在他之前进了卧室。
他跟着走动,右脚迈进门槛的瞬间,一阵凉风迎面袭来,他下意识偏头避开,那东西直接掉在地上。
低头一看,是他的睡衣,被卷成乱七八糟的一团丢在脚边,像某种垃圾。
洗手间门没关,传出哗啦的水声。
眉头不知不觉向同一个方向聚集。
这人又在闹什么?
没多久,沈司意系着浴袍带子出现,目不斜视的路过乔珩,到落地窗前擦头发。
乔珩便***洗澡,出来时发现沈司意已经躺下了,没盖被子,面朝天花板微睁双目,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他也不需要知道,沉默着上前。
沈司意伸手搂住他的脖子。
乔珩没拒绝。
浴袍带子刚系上没几分钟,又要借另一人的手解开。
压抑的低喘从窗户中飘出,仿佛也带走了所有的阴霾。
次日沈司意醒来,身边空空如也。
乔珩永远比他早醒早起,不知疲惫,仿佛半夜的奋力耕耘不足挂齿。
洗漱换衣服到客厅时,他的腿还微微颤抖,落座时皱了皱眉,将旁边椅子上的软垫叠到***下,依然难受,可也没办法。
乔珩把牛***面包和培根推到他跟前,依然没开口。
在同一家酒吧喝酒,坐同一辆车回来,进同一个门,上同一张床,却一句话都没有。
沈司意不禁想,他若是不主动,乔珩大概就要变成半个哑巴了吧。
堂堂博云老总,商场上口若悬河打的对手屁滚尿流,回到家竟然是个哑巴,说出去岂不是可笑?
可很快,他的嘲讽就被打碎。
乔珩隔着餐桌看过来,问:“你怎么了?”
“没什么。”沈司意答的飞快。
怪异的语气,并不像是“没什么”。
“这段时间没什么事吧?”
波澜不惊的面容落在沈司意眼中,完美诠释着毫不在意这四个字的含义。
他捏紧了牛***杯子。
乔珩是个十足的工作狂,忙起来不舍昼夜,两国还隔着十几个小时的时差,联系起来并不方便。
沈司意有自己的公司,繁忙时同样暗无天日连饭都不记得吃,恨不得一天有48小时。
认识这么久,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。
沈司意知道,乔珩丝毫不觉得哪里不对,有什么值得解释。
他也这样告诉自己。
一个月不见,自己分明很想他,想拥抱他,亲吻他,想在他深棕色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竭力压抑开心的模样。
他还特意绕了大半个城市去买两人都喜欢的老字号馄饨的半成品,等他回来一起吃。
忍住,不能吵架。
可他还是觉得难受。
是因为乔珩没有告诉他回国行程,还是因为在酒吧明明看到他了,还装着不认识?连招呼都不打。
还是连着一个月,连一条短信都没有。
腹部轻微抽搐,和***下的软垫一道,提醒着他几个小时前是如何跟乔珩抵死纠缠的。
他们几乎在任何事情上都不合拍,唯独床笫之间,简直像为对方而生。
这就是他们两年多来相处的模式。
大半时间住在一起,可除了一起吃饭、***,两人连正经话都很少说,说的多了,一定会走向争吵。
也就这一点合适了。
乔珩这时候说话了:“要是难受,今天别去公司了。”
朴素无华的“关怀”,和“多喝热水”同宗同源。
沈司意面无表情:“能有什么事?你希望我有什么事?”
乔珩皱眉:“你非要这样说话?”
“我怎么说话了?”沈司意将叉子重重搁在桌上,“叮咚”一声,“你想要我说什么?‘最近过的好吗?’还是‘在国外有没有***?’”
一个月不联系,他沈司意就是死了,他会关心吗?
既然不关心,还***惺惺的问个屁。
乔珩的脸色难看起来。
他不知道哪里又惹了沈司意。
时常就是这样,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点开始吵,吵起来也是乱七八糟,什么事都扯出来添油加醋,往往吵到最后,他和沈司意都搞不清楚究竟是因为什么。
而下一次,还是如此。
就这样乱糟糟的过了两年多。
餐桌陷入安静。
沈司意闭了闭眼。
怎么就是忍不住?
何必这样?
重新抓起叉子:“今天晚上……”
乔珩道:“我晚上有事。”
说话间人已经到了玄关。
博云那么大,关系数万人的生计,他永远都很忙。
沈司意没继续说,将剩下的面包一口吞了。
这时,却听到乔珩返回的脚步。
他微微惊讶,其中还透着点震动的喜悦,他控制自己不要抬头,以免露出过于热烈的期盼让自己看上去更狼狈。
掩饰的拿过手机,***装看微信。
乔珩站在对面,说了句话。
“沈司意,不干涉双方工作生活——当年说的很清楚,别忘了。”
沈司意记得吗?
当然。
乔珩说的每句话,他都记得一清二楚。
一盆***水兜头淋下,透心凉。
沈司意抽了张纸,慢条斯理的擦嘴:“上午要开会。”
摆明不想继续说。

乔珩沈司意完整版阅读

乔珩却又道:“别再查我的行踪。”
顿了顿,似乎觉得语气过于严厉,稍稍缓和了些,“你脸色不太好,今天别去公司。”
“我的公司,关你什么事?”沈司意又抽了两张纸,人也没闲着,挪向卧室。
醒来后急着起床,没来得及拉窗帘,骤然踏入,被铺天盖地的黑暗扑了个满怀。
沈司意有些头晕的站住,下意识加快擦手的速度,不知道是之前溅落的牛***太多还是颤抖的厉害,手指抽筋般翻飞,蜷起、伸展,伸展、蜷起,如此往复。
擦了一遍又一遍,直到门缝外窜进关门声,随后再无声响。
十根手指***辣的疼,像脱落一层皮,牛***渍早已干涸。
其实公司没什么事,但沈司意还是在办公室忙了大半天,临近午餐时间,秘书送来待签的文件,沈司意让他帮自己买一下午餐。
秘书:“沈总想吃什么?”
“随便。”
他想了想,又改口,“买份小馄饨吧,xx家的,不要辣油。”
“好的沈总。”
拿了文件准备离开,秘书又发现了什么,忙问道,“沈总您的手指……没事吧?”
沈司意不解的抬眼,接触到他的目光后又顺着垂首,最后落在自己手上。
红彤彤的,破了块皮。
秘书跟了他多年,算是公事外的朋友,问他要不要弄点药。
沈司意拒绝了。
一点点小伤,本就不太疼,若不是被提及,他几乎都忘了这回事。
下午看了几个文件,又喊几个***开会,眼看到下班点,他也不想占用别人时间,挥挥手屏退人,正巧这时,他的手机响了。
屏幕上闪动的字让沈司意皱眉,他想了想,还是接了。
那头是个浑厚的男声:“司意啊,晚上有没有空?”询问也带着股颐指气使的气质。
沈司意:“没有。”
那头的人似乎不太满意,声音又低沉了几分:“你比我还忙?”
“有什么事您直说吧。”
“上次跟你说赵家的女儿,最近……”
沈司意直接挂了。
正是下班高峰,车子像被胶水粘在马路上死活挪不动,放眼望去,前面是车牌,后视镜是车牌,左边是车窗,右侧是车***。
水泄不通,呼口气都带出烦闷。
从天色昏暗等到暮色四合路灯四起,沈司意朝驾驶座的司机说道:“你先走吧,我自己开回去。”
司机如蒙大赦,匆匆道谢后离开。
沈司意换到驾驶座,偏头,路边的***广告牌映入眼帘。
——什么是甜品?
“锐”这个字,大部分人会联想到设计,比如服饰、家居等,可坐落在城中心一角,挂着这个品牌的店铺,却是卖甜品的。
面积很大,甜品很香,老板很帅。
傍晚时分,附近***倾巢而出的上班族们亟需美食抚慰被工作压垮的身躯,正是最为繁忙的时候。
沈司意没去打扰,找了个角落的单人位置,看人们进进出出,甜品杂糅着咖啡香飘散在空气里,心神随之松弛。
想到刚开业时老板心惊胆战的样子,仿佛还在昨天。
时光如流水匆匆不回首。
恰好一波顾客离开,柜台空下来,他起身走了过去。
帅气的老板在***作间盯完一个流程出来,跟沈司意打了个正经照面,立刻喊了起来:“你来啦!”
“来看看你。”
樊锐开心不已,屁颠颠的戴上口罩和手套,相当专业的问道:“请问这位先生,您想要点什么?”
逗得沈司意也没法保持严肃,抿着嘴笑:“随便。”
两人面对面落座。
沈司意一勺一勺吃着蛋糕,跟樊锐聊些琐事。
蛋糕快吃完的时候,樊锐问:“一个多月没来,追到你喜欢的人了吗?”
他是玩笑的口吻,沈司意便跟着笑,摇头。
临街的落地窗,反射进外面霓虹,交织着天花板垂射的灯光,一层一层叠加在沈司意身上。
他长的本就好看,微微垂眸被灯光笼罩,整个人都发着光。
尤其是左眼眼尾处极小的黑痣,樊锐觉得是点睛之笔。
这样的人,还那么牛***,怎么会追不上喜欢的人呢?
那个人真没眼光。
樊锐:“我要是喜欢男的,一定会喜欢你的。”
“那你试试吗?”沈司意似笑非笑的睨过来一眼,“跟我试试,说不定可以。”
樊锐差点蹦起来,连连摆手。
开玩笑,就算他喜欢男的,也绝对hold不住沈司意的好吗?
忽然,沈司意站了起来:“我出去一下。”
樊锐莫名其妙,恰好员工来找,他只得先去看账,忙完后出去,沈司意和一个年轻女孩正在说话。
女孩:“谢谢你,真的谢谢了。”
沈司意:“不用。”
“你留个号码,改天我请你吃饭,好好谢谢你。”
“不用了。”
沈司意朝樊锐点点头,径直离开了。
女孩有些着急,似乎还想追过去,可沈司意腿长脚快,这么一会儿就穿进熙攘的人群不见了踪迹。
樊锐好奇道:“什么事啊?”
见女孩面露不解,他又解释,“那是我的朋友。”
“啊太好了。”
女孩叽叽咕咕说了一大堆话。
樊锐听的呆滞,不敢置信的问:“有星探跟你搭讪,然后沈……我朋友帮你解围了?”
“嗯!”
“……”
不是吧?沈司意什么时候有这个路见不平拔***相助的品质了?
倒不是说冷漠,毕竟他也受过沈司意的帮助。
可这种事,沈司意应该宁愿报***,不远处就有治安亭,很简单。
他居然会自己出手?!
女孩哪里知道他神游了什么,问他要沈司意的联系方式。
樊锐自然不给,瞄见女孩的手,急中生智道:“我朋友也很喜欢这个店的馄饨,有时候买汤底回去,自己包呢。”
“??”女孩下意识低头看手里的东西。
樊锐趁机溜了。
沈司意回到住处,不出所料,乔珩没回来,电话、短信也没一个。
他见怪不怪,打开路上打包的馄饨,两碗混成一碗,又去拿杯子倒牛***,愣在那。
他习惯在哪喝水在哪放杯子,只有乔珩会把杯子扣在杯架上。
现在,两个杯子,一左一右挂在那儿。
昨天出发去酒吧前,他倒了两杯牛***,预备等乔珩回来一起喝,后来闹的不开心,他忘了。
他终于明白乔珩早上的质问来自哪里。
哪有那么巧的事?
没联系,没通知,就正好知道他那天回国,还去了那个酒吧?
原来如此。
沈司意曾经有过追踪他的历史,后来没了,可也没得到信任。
沈司意边吃馄饨边想,等乔珩回来,他解释一下,把话说开,就没事了。
乔珩不是不讲理的人。
乔家老宅。
家主乔天木夫妇去外地看朋友,乔珩也没事先通知,打了几个阿姨措手不及。
乔珩不在意道:“不用麻烦,随便弄点吃的。”
楼梯上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,急促中伴着欢乐:“大哥!”
乔琢是乔珩同父同母的亲妹,25岁,小乔珩四岁,是个服装设计师,跟几个朋友合作搞了个工作室,经常全世界各地到处飞。
上次见面还是***节,一晃,大半年了。
乔珩露出难得的笑意,任由妹妹拉着去客厅,问道:“告诉爸妈了吗?”
“我先飞到D市去看了他们才回来的。”
虽然一母同胞,兄妹的***格却是迥然相异。
一个沉稳,一个欢脱。
但凡处在同一画面,永远都是妹妹叽里呱啦的说话,哥哥面带微笑的听。
陈述了大半年的见闻,炫耀了自己的产品,展示了带回来的礼物,终于将话题落到了亲哥身上:“对了,我买了xx馄饨,让阿姨煮给你吃正好!”
妹妹贴心,乔珩是开心的:“好。”
馄饨好的很快,兄妹二人一道去餐厅。
乔琢又开始闲不住,絮絮叨叨的把被星探***扰的事加油添醋说了。
乔珩:“星探长什么样?”
“那么猥琐,谁要记?”
“……”乔珩无言,“带个人在身边。”
乔琢“嗯”了一声,不太乐意,但随即又亢奋起来:“帮我解围的那个男人好厉害,几句话就把那家伙吓跑了。”
饿了一天胃部隐隐作痛,乔珩边吃东西边听妹妹絮叨。
“那个男的跟大哥差不多高,长的好好看,左边眼睛这里有颗黑色的痣,哇,美人痣!”
乔珩顿住。
乔琢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:“他朋友说他也很喜欢吃这个牌子的馄饨,嗨呀真有缘,我想留他的号码……”
“留号码干什么?”
“啊?”滔滔不绝的兴奋劲被打断,说话都结巴起来,“我,我想谢谢,感谢他啊。”
否则还能因为什么?
乔珩快速解决馄饨:“我回去了。”
“不要!你都来了还回去干什么?”乔琢指着挂钟让他看时间,“这么晚了,能有什么事?我跟爸妈约了明天一早跟他们视频,你也一起!”
见乔珩犹豫,乔琢又问:“难道你交女朋友了?”
乔珩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联系。
一想,这个时间,沈司意也睡了,他一直忙着工作,跟父母通话都是匆匆几句,既然回来,就住一夜吧。
第二天跟父母通了话,准备去公司,才想起来是周末。
司机问:“乔总,去哪里?”
公司有些昨天没完成的事,他本想今天召集高管们回去开会。
不过,笔记本电脑随身带着,开视频会议也没什么不行。
“去开城。”
开城公寓。
沈司意迷迷糊糊睁眼,脑袋一片混沌。
可他也知道,乔珩一夜没回来。

小编推荐理由

他离开我的第n天免费章节完整完本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、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,完本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。欢迎大家阅读

欢迎光临: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内容>>

以上为网上公开免费阅读章节,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,烦请联系我们,核实后会及时删除!

猪猪阅读网

欢迎光临 | 热门小说资源推荐站

联系邮箱:2438514686@qq.com

长按或扫描左边的二维码

手机阅读站海量小说资源